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cdwenmeng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文梦书屋【www.cdwenmeng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撩完就跑!奶宝被迫扛起了虐渣大锤》最新章节。

凤女看了眼明晃晃的青天白日,又看了眼围观的许大福和桃栀,凤女说:“那种羞羞的事,怎么能当着众目睽睽白日宣淫呢?”

她捂脸跺脚,娇嗔道,“你快别糊弄我了!晚上我再去找你吧~”

说完,她撒腿就跑,内八字、晃身子,跑得格外扭捏造作。

桃栀讶异地目送她一溜烟跑没了影,耳畔传来许大福的喟叹:“别害怕,小桃桃,她就是脑子有那个大病,神经兮兮的!”

桃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回眸问北雁:“你确定晚上能成?”

北雁面无表情:“你还有更好的法子?”

貌似、好像、也没有……

但是北雁说:“晚上你们俩躲我床底下,帮我看着点,万一我被她霸王硬上弓,你们记得及时救我。”

许大福拍了拍自己的胸脯:“放心,有我!不会让她吃了你的!”

桃栀嘁了一声:“你堂堂北雁君还怕被一个小女孩霸王硬上弓?”

“哎!小桃桃,你绝不可低估一只发了情的母凤凰。”许大福抑扬顿挫地说道,“前提是北雁不忍心伤害她,毕竟是恩人嘛,总不能一脚踹死、一掌拍死,所以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,北雁是极有可能被她吃干抹尽的!因此我们俩务必要盯好梢,衣服一脱,就立马跳出去坏其好事!届时你跟我乖乖藏在床底下,听我号令,见机行事!”

许大福想多了,她那么大一只,压根藏不进床底下。

赫连宇已经为他们安排了逍遥宫里床最大的大床房,许大福仍旧塞不进去。

她苦巴巴地杵在床头,问北雁:“那要不然……我去房梁上挂着?”

她说干就干,一个原地起跳就上了房梁,然后,房梁裂了。

许大福忙蹦下来,挠挠头,干笑道:“差点把房子拆了……”

北雁丢给她一件隐身斗篷:“拿去穿。”顿了顿,又提醒一句,“缩着点,别露馅了。”

这斗篷便是从孟飞菲手里抢回来的那一件,从前藏一个晏沁北和一个桃栀都够够的,如今藏一个许大福,却是勉强可以。

这也从侧面凸显了许大福究竟有多大一只。

她刚穿上斗篷缩到角落里,敲门声突如其来。

桃栀忙哧溜一下钻入了床底。

北雁起身开门,凤女喝了点酒,摇摇晃晃地迈入门槛,就撞入了他的怀抱:“阿北~你已经在等人家了吗?”

她今晚穿着格外少,几片布头兜着重要部位,外覆一层彩光轻纱,身上喷了香水,一进门就充盈满屋。

角落里传来许大福一声喷嚏。

凤女醉醺醺的迷离眼陡然睁大:“你屋里有人!”

北雁神色一凛,一把将她夹在腋下,大长腿一迈,两三步便走到了床边,直接把她丢在了绵软的大床上,并快速否认道:“没有,只有你。”

嫁给北雁二十年从未享受过如此肌肤之亲的凤女,一下子酥了:“你……太大力了啦!”

“速战速决吧。”北雁单腿一曲,拿膝盖压住床沿和她的裙裾,将腰身往前一挺,催促道,“帮我把衣服脱了。”

知情的,知道他是在诱拐人家帮自己解开这件凤翎仙衣,不知情的,还以为他急色了。

“哎呦~不要急嘛……”凤女躺在床上,撑起上半身,扭动肩膀、摇头晃脑,“你先脱我的!”

北雁的表情明显僵了一僵。

他没想过这茬,他原计划快刀斩乱麻。

凤女这样撩拨,突然给他整不会了。

此时的凤女,双颊酡红、媚眼含波,万种风情、惹人犯罪。

搁谁身上都受不了的诱惑,北雁满脑子都在想下一步该怎么破。

“你的……我一把就扯烂了,还是先脱我的吧。”北雁顿了许久,才艰难启齿道。

凤女闻言,笑得乐不可支:“那你一把扯烂它给我看看。”

北雁的手慢慢伸向她的腰带,却在半寸之外,停住了,如何都下不去手。

凤女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微微蜷起,眸中迷离渐散,溢出冷芒:“你不敢?”

“我没经验。”北雁黯然道。

床底下的桃栀忍不住在心底嘁了一声:你当年给我换尿布的时候,那手法可是快得我眼都没眨,新尿布就已经兜上了,现在扯掉人家几块布头而已,看一眼香艳胴体,吃亏的又不是你,有什么好犹豫的?

“凡事都有第一次。”凤女一把摁住他的手贴在了自己的小腹上,轻笑道。

北雁如遭电击般缩回手来,脸色黑如锅底。

凤女咯咯咯地捧腹大笑,随即挑眉问他:“你要不要看我的本体?”

“要。”北雁这一回倒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“那你可要当心了哦~”凤女言毕,挺身而起,随着一拢五光十色的炫彩倏地从眼前晃过,凤女变成了一只色泽鲜丽逼人的彩羽凤凰。

凤凰之大,一张床装不下。

她不得不钻出帷幔,小心翼翼地在屋里悬空扑腾,尽量不让自己的翅膀和尾巴扫到门窗和墙壁。

许大福越发拢紧了那件隐身斗篷,风好大,她好怕露出马脚。

看到凤女本体的北雁,脸色明显好转许多。

对他来说,一头扁毛畜生总比少女身体好应付……吧?

下一瞬,他就被啪啪打脸了。

因为凤女忽然将他扑倒在地,用肌肉发达的胸脯将他紧紧压在身下,并双翼一收,把自己和他裹在了一起,如同连体婴儿般亲密接触。

许大福一语成谶:绝不可低估一只发了情的母凤凰!

发情的母凤凰用尖嘴轻轻啄北雁的脸,北雁额角瞬间冒出冷汗,他哑声道:“我对尖嘴的东西……过敏。”

“那你就闭上眼睛,好好享受。”凤凰本体的声音比少女的甜糯更显成熟,透出一股御姐般的威压和挑逗。

“可我想……”北雁的声音闷闷的,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间挤出来般困难。

他显然是在压抑着什么。

凤女觉得那是情欲,桃栀和许大福知道:那是随时可能爆发出来的躁怒。

“想脱了衣服再享受……”北雁老脸不要,沉声续道。

文梦书屋【www.cdwenmeng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撩完就跑!奶宝被迫扛起了虐渣大锤》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