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cdwenmeng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文梦书屋【www.cdwenmeng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》最新章节。

[曲歌小说] https://www.bequwx.com/

赵有财和薛宝军俩人说话的时候,王强、薛立民、刘金勇、洪云涛都在一旁听着。

就算是薛宝军显摆自己儿子工作时,除了薛立民以外的三人也没啥反应。

可当薛宝军问到赵军会不会打猎的时候,王强皱着眉头,眨了眨眼睛。刘金勇和洪云涛,二人对视一眼,脸上神色都有些怪异。

只有薛立民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想着等赵有财说不会或者还行的时候,他好蹦出来,来一句:“叔,等以后有工夫的,让你家我兄弟来找我,我领他上山。”

见薛宝军一直盯着自己,赵有财眨了下眼睛,笑道:“宝军啊,你这几年搬岭南去了,你可能没听说过,我儿子开春的时候,搁永兴大队那儿,逮个大爪子。”

说到此处,赵有财把右手一举,大拇指往身后一挑,抬高了声音道:“活的!”

“啊?”薛宝军、薛立民父子闻言,全都大吃一惊。

开春永兴大队那场春猎,可谓是声势浩大。不少岭南的职业猎人都去了,比如和赵军称兄道弟的黄贵,比如薛立伟、薛立民这对叔伯兄弟。

但他俩刚到岭南,第一场围猎就出了意外,俩人白跑了一趟,也没能参加最后的庆功大会。

可这大半年来,赵军擒虎的英雄事迹广为流传,岭南、岭西的打围圈里,真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可谁也没想到,此赵军就是彼赵军。

毕竟,赵军这个名字太常见了。在这年头,单名叫军、双名叫建军的人太多了。

见薛宝军不说话了,赵有财咧嘴就乐:“呵呵呵呵……”

这一次,他呵呵的时间,都比刚才要长。

被赵有财一呵呵,薛宝军很是尴尬,薛立民见状,忙转移话题,问赵有财道:“赵叔,昨天我四哥这几条狗,是你帮着给归置到这儿的不?”

薛立民此话一出,赵有财收敛笑声,摇头道:“不是啊,咋的了,大侄?”

“不是啊……”薛立民迟疑了一下,道:“我四哥他家有个黑狗,叫二黑的,现在不知道哪儿去了。”

薛立民话音刚落,旁边的王强忍不住脱口道:“二黑?”

薛立民看向王强,点头道:“对呀。”

说着,他打量了王强一眼,感觉王强和赵有财应该是同辈,就问道:“叔,你知道那狗哪儿去了么?”

王强知道那条狗在哪儿,但让他忍不住开口的原因,不是因为薛立民要找狗,而是那条狗的名字,竟然跟赵有财给它起新名字一模一样。

太巧了!

这太有意思了。

“没见着。”有意思归有意思,王强不能把赵有财给卖了,摇头说了一句,但实在感觉太不可思议了,便又向薛立民问道:“丢那狗,叫二黑呀?”

“啊!”薛立民也没多想,只点头说:“我四哥家,原来有三条黑狗,一个叫大黑,一个叫二黑,那边埋那个,叫三黑。”

听他这话,王强忍不住看向了赵有财。

赵有财脸颊一抽,也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巧的事。

此时的薛立民多少看出一些不对,看着王强问道:“叔,你为啥看我赵叔啊?”

“没事儿。”王强摇了摇头,正好憋不住笑,便假装是听到好笑的事一样,和薛立民说:“我就寻思,你四哥给狗起名也太随便了。”

这时,薛立民轻叹了一声,惆怅地说:“狗么,有个名就行。我四哥家那大黑,开春的时候丢了。他就打算让二黑跟三黑配一窝,下的崽子,就叫四黑、五黑、六黑……”

“咳!咳!”这下子,赵有财都忍不住了,他伸手扒拉了王强一下,上前一步问薛宝军道:“宝军呐,你那个侄儿咋样了?”

“唉!”薛宝军长叹一声,摇头道:“人不在了。”

“啊?”赵有财闻言,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。虽然跟那薛立伟不熟,但好好的一个人,前天还跟自己说话、唠嗑呢,这说没就没了。

薛宝军摇着头,眼圈也红了。薛立民见状,忙过去揽住自己父亲,劝道:“爸,我四哥……”

薛立民一开口,声音也有些哽咽,抿嘴摇了摇头,才说:“咱得把这猪打下来,要不然我四哥都闭不上眼啊。”

“嗯。”薛宝军回手拍拍薛立民,然后使袖子擦了擦眼角,再抬头看着赵有财说:“有财啊,这片山场你熟,你说这猪应该怎么打?”

赵有财往左右看看,指着不远处,说道:“那边有个王八坑,那炮卵子昨天坐殿了。”

“嗯。”薛宝军鼻孔发声,应了一下。他刚才一路从那边过来,赵有财说的,他都知道。但他想听听,赵有财接下来会说什么。

赵有财抬手,一指道路对面的山坡,说:“昨天我捞着一枪,那炮卵子进那片林子了,我估计呀……”

说到此处,赵有财指着对面山坡的手,慢慢向右移动,随着转身,一直划了回来,对众人说:“那猪应该是绕着这一撇转圈跑的。”

“对。”薛宝军很赞同赵有财的观点,说道:“我也是刚过来,没来得及看这山场。但我听刘组长说,在立伟之前,那野猪都在这儿挑死俩人了。”

“嗯呐。”赵有财手指往左右划着,说:“这两边林子太闹,我这两天看呐,又是刺梅,又是哈糖果秧子的。在这地方,再硬的狗,也追不上这猪啊。”

听赵有财如此说,薛宝军再次点头,道:“不是我帮着我侄吹,他那帮狗就挺硬了。那猪窝到这儿五里多地,狗都没能给猪留住窝儿,我就知道这片林子闹。”

这就是老打围的,经验太丰富了。哪怕没来熘山,只听两个外行刘金勇和洪云涛简单描述一下情况,他就能分析出个大概来。

既然都是行家,赵有财便直说道:“你家我侄儿这六条狗,我刚才也看见了,都是蒙古细的串子吧?”

薛立民这帮狗,和薛立伟的那帮狗差不多,都是大脑袋、粗脖子,大嘴叉。懂狗的人,搭眼儿就能看出来,这都是蒙古细犬和东北笨狗的串儿。

“是!”薛宝军说:“这帮狗,是我大哥从肇东整回来的,他来回跑肇东做买卖。”

赵有财闻言,扫了眼周围猎狗,藏住眼神的羡慕,才对薛宝军说:“蒙古细串子跑的快,但在这样山场,追炮卵子也白扯。要想打这个野猪,只能堵仗,打仗围。”

赵有财说完,薛宝军当即点头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说完,薛宝军往前两步,分开赵有财和王强,往前一指,道:“那猪在前头趴窝,我让我儿子领狗过去,把猪给冲起来。老赵,我去北边堵,你就在这儿堵,行不行?”

“行!”赵有财想也不想,一口应下。

见赵有财答应的如此爽快,薛宝军微微低头,抬手在赵有财肩膀上一拍,道:“谢谢。”

赵有财什么表情都没有,也什么都没有说。

这时,薛宝军抬起头,叹了口气道:“立伟是我二哥家孩子,这次我们爷俩来包愣场,他说他过来打围,我们就一起来的。你说现在……这人,我带不回去,我咋跟我二哥、二嫂说啊?”

“那就把猪打下来呗。”赵有财道:“把猪头割回去,放孩子坟头,把这仇给他报了。”

“嗯。”薛宝军重重一点头,道:“我听说,你亲家下命令了,谁要能给这猪打下来,就给谁二百块钱。”

说到此处,薛宝军不等赵有财接话,又说道:“有财啊,你能帮我,我就挺感激你了。我这个侄儿家挺困难的,也不能报答你啥。反正这猪要打下来,能帮我们立伟把仇报了,这个奖金呢,就全是你的,我们爷俩一分不要。”

刚才薛宝军请赵有财帮他忙,赵有财什么都没说。此时,薛宝军说奖金都是赵有财的,赵有财也没有推辞。

然后,薛宝军、刘金勇、洪云涛,三人下山坡,坐着马车直往北去。

而薛立民,则带狗留在原地。

按照几人商量好的,由薛立民带狗过去,把那炮卵子从猪窝里冲起来。

他所做的,就是赶仗。

而野猪起窝以后,或向南跑,或向北跑。薛宝军在北面堵仗,赵有财在南边堵,任那野猪插翅难逃。

他们两个人,所作所为就是堵仗。

而此时,野猪在赵有财所在,往北五里之外。所以,薛宝军就得坐着马车,去那野猪窝的北边,找一个地方设伏。

于是,就只有等薛宝军到了,他的儿子薛立民,才能带着狗出发,去将野猪惊起。

否则的话,薛立民带狗先到,把野猪冲进来,野猪往南来还好,有赵有财一直在这儿等着。

可那野猪要是往北去,薛宝军未到,野猪先到了,那就打不着了。

这种情况,就叫冒仗。要是这样的话,今天这场仗围,也就白打了。

所以,薛宝军先行一步,把薛立民留这这里,跟赵有财、王强唠着闲嗑。

三人以前没什么交集,能在一起聊的,就只有打猎了。而在谈话中,薛立民几次问起赵军。

这时候,老朋友不在,没有人攀比,赵有财就不想吹儿子了。

但王强不一样啊,一提他外甥的光辉事迹,王强说起来那是滔滔不绝。

所以,此时走在山林间的赵军,就感觉耳朵有些发烫。他伸手挠了挠,却越挠越痒,越挠越热。

忽然,黑虎嗷嗷叫了两声,自岗梁子上,直奔东边坡就冲了下去。

黑虎一跑,青龙、黑龙跟着它一熘烟出去了。而这时,小熊也开声,并下了山坡。

小熊一走,小花紧随其后。然后是大黄、白龙、大胖……

赵军从肩上往下摘枪,并对李宝玉道:“八成是野猪。”

他们走的这条山岗,由南到北,岗子上全是棹树,而两边山坡下的沟塘子里,都是秋子树。

秋子,就是东北的野生核桃,是野猪的主要食物来源之一。

李宝玉闻言,附和地点了下头,一边摘枪上子弹,一边说:“今天黑虎先出去的哈。”

“嗯呐。”赵军笑道:“这两天,瞅这个狗,好像不一般。”

“还会截仗。”李宝玉也笑了,他道:“我听我爸说,我大爷以前养过一个小青狗,截仗截狍子可厉害了。”

说着话,俩人却不耽误工夫,仍以最快的速度往山坡下走。

此时山坡下,一帮野猪正在沟塘子底下,捡从树上掉下来核桃。捡着一个核桃,就咬在嘴里,嘎嘣嘎嘣地嚼碎。

可当听黑虎和小熊的叫声以后,为首的大猪带着一帮小猪,慌忙往对面山坡上逃窜。

黑虎的一条前腿有伤,平时走路都一瘸一拐,只不过它身体素质,乃至于天赋都很好,平地奔跑或者上坡,都不会其他的狗慢,甚至还会领先。

但下坡的时候,需要前腿发力,黑虎就有些吃亏了。眼看着被其他的狗超过,黑虎也不着急。

等下到沟塘子里,再上对面山坡,改为后腿发力,黑虎渐渐地追了上去。

这时,狗帮已经围住了一头野猪。

二年的小母猪,一百三、四十斤,被八条狗犀利卡察就摁住了,仍是连挣扎都没挣扎,瞬间灭火。

黑虎到跟前一眼,自己的一帮同伴都快给这小野猪淹没了,它咬不着自己习惯下口的位置,就没上前,也没去追其他的野猪,只往旁边一趴,等着吃肉。

而青龙、黑龙,站在战团外,几次跃跃欲试,但都未能冲过去下口。

不过这也正常,小狗上山的第一口就是难开,但要是开了第一口,那以后就好办多了。

此时的赵军和李宝玉,还没下到沟塘子底呢,离这儿还有将近三里的路需要赶。

黑虎等得着急,竖起尾巴摇晃着,向自己的同伴们吼叫着,似像在给它们助威一样。

突然,黑虎尾巴一停,望向南边的林子。

不光是黑虎,其他狗都有察觉,哪怕使嘴咬着野猪,目光也都向南边飘去。

黑虎勐地起身,往那边儿蹿了几步,恶狠狠地朝南叫了几声。

这时候,在黑虎对面,二十米外,一只似狐非狐,似狼非狼的生物鬼鬼祟祟地探着脑袋。

听见黑虎叫声,它转身要走,却没想到黑虎勐地向它这边冲了过来。

最新网址:www.bequwx.com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

文梦书屋【www.cdwenmeng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》最新章节。